线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学校出台-新政--学生校外上网将被罚款_新闻资讯_中关村在线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40:02 阅读: 来源:线盘厂家

学校出台"新政":学生校外上网将被罚款_新闻资讯_中关村在线

校外上网首次被抓罚款50元,第二次被抓罚款200元,第三次上网被抓勒令离校反思。新邵三中推出这一“新政 ”后,该校高一年级253班上学期结束后,学生人数从63人减到49人。与此同时,有关班级也将学生的纪律扣分与罚款挂钩。当家长追问罚款去向时,学校方 面的解释竟是捐给了贫困学生。

新邵三中层层收取学生违纪罚款事件调查

两名学生的辍学经历

2008年4月25日,不到8点,17岁的何璐便早早来到姑父家的玻璃店,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里是他现在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就在何璐开始洗玻璃的同一时刻,离长沙300多公里外的邵阳市新邵三中正在举行一场期中考试,253班的49 个学生,在教室里聚精会神地写着答卷。

几个月前,何璐也是这个班集体中的一员。半年前,参加过一次期中考试,没有等到参加当期的期末考试,他便离开了学校。

何璐是因为违反学校规定,晚上外出上网被学校开除的。

在此之前,他一共有过两次因为上网被抓的经历。

黄解英清楚地记得儿子第一次犯事时,学校政教处负责人给其家里打电话时的情景。

“你小孩昨天晚上爬围墙出去上网,你们到学校来一下。”丈夫何志杰接到电话后,便通知黄解英一道,从邵阳市双清区城东乡百合村,来到几十公里外的新邵县新田铺镇。

“我们进到政教处的办公室后,便看到里面站了一排学生。”黄解英说,政教处负责人从柜子里拿了一个“合同书” 要我们签字。“当时我们也没有仔细看内容,何志杰便签了字。”签完字后,“合同书”被收了回去。

“遵守纪律不再上网,再犯就要开除。”黄解英说,这是“合同书”的大致内容。

这一次,何志杰夫妻为何璐交了50元“罚款”后,何璐被允许重新回教室上课。

发生在2007年9月底的这次外出上网事件,并不只有何璐一人。在何璐的印象中,至少有13个同学同时外出,但被抓的只有三四个人,后来,这些被抓的同学又将另外一起外出同学的名字报了出来。

家住新田铺镇水尾村的杨洪林告诉记者,接到学校电话时,他正准备前往广州跑车。“不管你有多忙,都要到学校来一趟。”接到这个电话后,杨洪林急急地赶到了学校。

何志杰夫妻与杨洪林是前后到达的,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会。

“必须交了钱,才能让学生回教室上课。”杨洪林说,有些家长先到,交了钱后,学生就回教室了,留在政教处站成一排的学生,都是家长还未到或者还没有出钱的学生。

“第一次要我们出钱的理由是爱心捐款。”杨洪林说,政教处负责人说,你们有钱上网,有钱抽烟,就应该有钱向贫困学生捐点款。“第一次出50元,第二次出200元,第三次就不要了。”杨洪林说。

杨洪林说:“'第三次就不要了'的言外之意是,不要这个学生了,也就是开除!”

大约一个月后,何璐与杨洲两人再次在熄灯后,翻越围墙外出上网。黄解英与杨洪林再次被同时叫到学校政教处,并被要求交纳200元罚款。

2007年11月上旬的一天,已被两次罚款的何璐等人,第三次外出上网时被抓获。这一次,杨洪林被通知,必须将杨洲带回家去反省一个月后“再看情况”,而何璐则被勒令离校。

“杨洲离开学校时,比我早一个月。”何璐说,在杨洲之前大约一个月时间,另一个同学也因为同样原因被学校勒令离校,他是第三个因此被勒令离校的学生。

但同时离开253班的远不止3人,该班班主任肖泽云证实,这个学期开学以后,全班学生人数为49人,而上个学期则为63人,一个学期就少了14人。

“这些人除了出去打工的,也有转到外地去的。”对于14个学生的具体去向,肖泽云说,自己并不完全清楚。

被异化的“爱心捐款”

在新邵三中采访时,记者听到的一个说法是,除了杨洲与何璐,该校被罚款的学生还有很多。不过,这些罚款的名字不叫“罚款”,叫“爱心捐款”。

第一次遭遇“爱心捐款”时,杨洪林在政教处提出了自己的质疑:“爱心捐款也要自愿啊,这不就是罚款吗?”他的这一质疑当时没有得到回应。

杨洪林的这一质疑,得到了该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的证实:“他们搞的'爱心捐款',其实就是变相的罚款。 ”

对于学校政教处抓住的违纪学生,罚款数额可能是50至200元,除了“爱心捐款”的名目外,还有“纪律保证金 ”之类的名目。

令学生普遍反感的是,除了以学校政教处名义对学生实施的罚款外,很多班上将学生的学习考评与罚款挂钩,量化出的考绩计分作为罚款的依据,一般为每扣一分罚款一元。

这位老师说,罚款数额并不算大,但是面积广,带来的负面影响大。

现在已经离开学校的何璐一共被罚款320元,其中就有70元是在班上被罚的(另外250元分别为第一次上网罚款50元和第二次上网罚款200元)。“迟到、早退要罚钱,上课讲话也要罚钱,拖了班上的后腿也要罚钱。”何璐说,所有违纪行为都会与罚款挂钩。

253班班主任肖泽云对何璐提出的这70元罚款予以了否认。

何璐证实:“我们班上至少有20个同学被罚了这样的钱。”

4月25日,地处新田铺镇的新邵三中,正在举行期中考试。

两场考试结束后,学生们陆续走出学校大门,往镇里各个方向走去。

记者拦住一个男学生,问他班上扣分是否跟罚款联在一起,他回答说“是”。问他多少钱一分,走在前面的他回过头来,伸出一个指头朝记者晃了晃。

“一分一元?”

他点点头。

另一个女学生则告诉记者,他们班上没有罚款了,改成罚搞劳动。“罚款是上个学期的事情。”

在学校对面有一个农贸市场,很多学生喜欢在里面转悠,很多小吃的摊点齐聚在那里。

当记者向一群女生了解情况时,几个女生显然不是一个班上的,她们发生了分歧。一个学生说,她们班上没有这个情况,而另一个学生则说她们班上扣分仍然要罚款。

记者问她是不是也罚过,她说当然啦。扣分的内容很多,包括迟到、早退、上课讲话等等。

该校高一年级某班的班干部在上学期曾经列出一个被罚款同学的清单,清单上有11人。

25日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253班采访,一名女学生证实班上确实将考评分与罚款挂钩,但她强调自己所在的班级比别的班罚得少:“我们班上一分只罚1至2元钱,比别的班低得多呢。”

对于学校罚款处罚学生的问题,肖泽云班主任的说法比较隐晦。

他介绍说,新邵三中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但是一些学生经常逃出去上网,甚至经常在半夜偷跑出去,所以学校政教处经常查寝室,看是否有学生不按时就寝。对于严重违反规定的学生,可能会给予严重警告,有时也会要家长协助。

记者问是否有同时罚款的情况,他说学校可能出台了一些措施。

他认为,学生在学校没尽力读书,没有尽到一个学生的义务,(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给他们一些压力。“可能对一些多次教育不改,造成严重后果的有一点措施。”

他说具体情况他不清楚,因为这些不是他负责。

而这些罚款的去向,他说学校捐给了贫困学生,每个班选了一两个贫困学生的名额,他的班上有一个学生得到了这笔捐款。

253班这名受到捐助的金同学证实,上个学期,他得到了80元的补助,这个学期没有。

肖泽云说,学校去年下学期就已经停止了罚款的制度,今年已经没有了。关于班上扣分罚款的情况,他说有量化考核,但是没有罚款。后来他又承认,这事其实主要是班委会在管,他不清楚情况,罚的钱主要用于班费开支,今年已经没有了。

“学校的动机完全是为了学生好。”肖泽云说,“现在一些学生上网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防不胜防。”他介绍说,由于学校宿舍是全封闭的,一楼、二楼都装有防盗窗,想出去上网的学生就从三楼用床单、绳子吊下来,整个高度有五六米高,非常危险,一旦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在学校教学楼后面的学生宿舍看到,宿舍的一楼、二楼是防盗窗封闭的,从三楼阳台到地面,距离很高,从那里吊下来,确实让人害怕。

“有些学生经常请病假。结果到网吧去一看,他在网吧里精神抖擞,你说怎么办?”

肖益华是新邵三中的校长。这位去年通过竞聘担任校长、之前是政教处主任的中年男人,在新邵县教育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说,学校所在地新田铺情况比较复杂,学校对学生的管理也比较严格。关于罚款的问题,他说他是一直反对对学生进行罚款的。在他担任政教处主任之前学校就有罚款的情况,但是他担任政教处主任时取消了。

关于他担任校长期间发生的对学生罚款问题,他的解释是他开始并不知道。后来是因为去年年底有学生写信反映情况他才知道。

他说政教处也是想把学生工作做好,本意是好的。对于这些罚款的去向,肖益华说全部捐给了学校的贫困学生,每个班一两个名额,每个学生大概一两百元的样子。后来他说具体多少他也不清楚,也有可能是80元一个学期。

“我要求落实个清单,张榜公布,并且以后不能再罚款。”肖益华说,后来这张受捐学生的榜单确实在学校公布了。

他介绍说,今年没有捐款给贫困学生了,因为已经没有资金来源。

[#page_学生校外上网将被罚款(二)#0#0#0#0#]

不同的看法

对于罚款的看法,一些同学之间也产生了分歧。

在高一年级一个班上,一个女生说,她们班的罚款其实比其他班要少得多。她认为这问题不大,主要可以帮助不守纪律的同学增加一点压力。

253班一个男同学说,班主任肖老师是很好的一个老师,他经常看到肖老师找那些违纪的同学谈心,管得很辛苦。所以他认为学校罚款也是迫不得已的手段,可以理解。

而另一个男同学则表示不满。他说,学生本来就没钱,还罚钱干什么?他认为通过罚钱的方式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有些有钱的同学根本不在乎这些钱,错误照样犯。

何璐的父亲何志杰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妥的。

他认为,培养、教育孩子是家庭、学校乃至社会的共同责任。“作为一个培育人才的摇篮,学校以金钱处罚方式来制约学生违规行为,是在无形地渲染金钱万能论。”

何志杰以“学生上网,错!校方罚款,乱!”为题,在一封投诉信上,表达了上述观点。

新邵县教育局局长谢祚喜也同样认为,所谓“爱心捐款”,前提就是“自愿”。这样的“捐”法,捐的人心里不甘,受捐的人也未必感恩。

不过,谢祚喜认为,新邵三中班子是新班子,可能想把学校抓好的愿望比较强烈,心态比较急切,所以出现这种情况。

教育局:“以罚代管”违背教育思想

“如果以罚款形式来管理学生,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它会给学生带来心理创伤。”4月25日,记者在新邵县教育局采访时,局长谢祚喜态度鲜明。

谢祚喜说,用经济手段处罚学生,这是教育不了学生的,只会有害无益。学校是教书育人的,没有罚款的职能。

该局纪委书记唐孝强也对这种以罚代管的行为给予了抨击:“对学生实行罚款,是严重违背教育管理规定的,方法简单,对极少数学生可能有一定的效果,但对学生的成长是背道而驰的。”

“班级采取量化目标管理,是一种有效的管理形式,但与罚款挂钩也是不行的。还有个别班级还在执行,属于有令不行,对这样的班主任要严加管理。”

记者离开新邵县教育局时,该局已经作出决定,由唐孝强牵头,于第二天成立一个5人工作小组,进驻新邵三中查处。一经查实要对责任人予以党纪政纪处理,查处的款项退还学生,并将查处的情况在最近的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发一期简报。其他的学校如果有类似情况,必须马上纠正。

吊带衫美女

定做旗袍

金庸小说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