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借贷趋旺暴露农村金融硬伤-【新闻】桃金娘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2:20 阅读: 来源:线盘厂家

民间借贷趋旺暴露农村金融“硬伤”

记者近来在江西省的一些县市调查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普遍存在,呈现出借贷规模逐步扩大,借贷逐渐转向公开或半公开,民间借贷横向联系加强等特点;近年江西省农村民间金融活跃与民间闲置资金增多、当前信贷资金供需脱节和金融机构“惜贷”、“惧贷”等密切相关,民间借贷趋旺暴露了农村金融“硬伤”。民间借贷与正规金融间具有较强的负相关性,从目前来看,民间借贷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正规金融的不足,起着拾遗补缺的作用,但如果监管不严,容易产生经济纠纷,民间不法借贷乱集资问题就会死灰复燃。江西省政府要求金融管理部门高度重视,早作研究和部署,开展有效工作,防止出现大的金融风险。金融机构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通过有效手段降低民间借贷的风险,将其纳入可调控和有效监管的范畴趋利避害。查阅最全面的金融信息和最有价值的金融资源请登陆中国金融资源总库 农村金融信贷资金供需矛盾加剧  调查发现,当前江西省的民间借贷规模逐步扩大。中国人民银行江西余干县支行调查发现,这个县近5年的民间借贷金额依次为2000万元、3300万元、4200万元、7000万元、1.3亿元,增速分别为15%、65%、27%、66%、71.4%,近两年的民间借贷大大超出了金融机构的贷款真实增量。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日前在江西省11个地市28个县进行了民间借贷情况的调查,50个样本乡镇中有44个乡镇近年的借贷规模在上升,所占比例达88%。民间借贷个案的数额明显趋大,交易额从几百元、几千元扩展到几万元、几十万元,样本中单笔最多的高达120万元。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测算民间借贷约占各项存款的4%,以此推断2003年全省民间借贷规模约为130亿元,相当于全年贷款新增量近三成左右。 民间借贷趋旺暴露农村金融运行的缺陷。据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介绍,1998年以来,江西省金融机构从县域撤并的营业网点达到2790多个,有的乡镇已经成为金融盲区。信贷资金在局部区域、领域的缺位,使一部分资金需求者只能依靠民间借贷。据中国人民银行余干县支行调查,全县金融部门每年只能提供信贷资金1亿多元,而同期的资金总需求量达到5亿元。目前,余干县的个人借贷只有15%得到满足;企业借贷只有20%被授信,能得到贷款的只有7%,而且被严格限制了用途。因经营资金紧缺,余干县城的30家企业一年要有5-7次民间借贷行为。  信贷资金供需脱节,给民间借贷提供了生存空间。随着近年收入水平提高,农民手持现金量增加,但由于银行存款利率连年下降,加上又要征收利息税,使许多人认为存款不划算,而农村金融机构又不能有效动员农村储蓄,民间借贷因其手续简便,获利较快的特点成为民间闲散资金的出路。中国人民银行江西泰和县支行调查发现,目前泰和县有2.5万多个农村和个体工商企业(户),年总产值近2.5亿元。在资金积累达到一定规模以后,这个县出现了货币流向逐渐退出生产领域,转向放贷的趋势,这部分资金占全县民间高利贷总额的一半,是民间高利贷资金的主要来源。泰和县冠朝镇一位姓肖的粮食加工户从事大米加工多年,2003年,他将12万元的经营资金转向放贷业务,占其同期生产经营资金的48%。  银行“惜贷”“惧贷”,资金需求者“畏贷” 目前,为防范信贷风险,各处国有商业银行普遍上收回信贷审批权,抬高贷款门槛,正规金融机构向民间借贷让出了部分借贷市场。中国工商银行余干县支行业务部经理徐俊说,目前银行吸储累计已达6亿元,而贷款累计仅为1.5亿元;其中今年银行吸储1亿元,新增贷款几乎为零。贷款增长缓慢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有效客户,同时省行收回了贷款审批权。在工商银行的经营策略中,余干县是以吸储为主的地区,吸储的资金主要向其它县市调剂,而非向本县放贷。一些新发展起来的个私企业自身发育不良,可供抵押的资产太少,同时由于企业规模小,产品单一,缺乏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这些原因成为制约银行信贷投入的症结。余干县民族乐器有限公司是全国仅有的5家乐器厂,市场前景看好。1998年准备从银行贷款1000多万元兴建厂房,扩大再生产,但银行在放贷600多万元后,担心信贷风险停止发放贷款。中国工商银行余干县支行业务部负责人说:“这家企业的产品市场前景虽好,但是规模过小,同时所做的都是低档产品,缺乏销售网络,企业的这些‘硬伤’导致银行不敢再放贷。”如今乐器厂只得缩小生产规模,并向民间借款100万元维持运转,一个月得付利息1.5万元。乐器厂办公室主任汤涛说:“企业现在完全是在为利息生产,财务成本过高,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得过去。”  贷款手续繁琐导致资金需求者“畏贷”。据余干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计划信贷科科长段国平介绍,如果不是信用贷款,农民从农信社取得资金需提供担保或质押,贷款利息连同评估登记等贷前费用已经接近民间高利贷。余干县石口镇李家林村养殖户李西站说:“从农信社贷款没有较好的关系,就是送礼也没用。”在农信社贷款屡屡碰壁后,他只得以高息从民间贷款3万多元办起了养猪、养鸡场。泰和县马市镇仙桥村农民邹冬苟是全县的种粮大户,今年6月11日夏收前,农信社同意贷款3万元给他购买收割机,并要他隔天提款。但当邹冬苟改天再去时,农信社又说要等到7月份。邹冬苟说:“今年政府要求保护价收购粮食,我种了168亩地不可能还不了3万元钱,但说好的事转眼就黄了,到7月份夏收就完了,贷款给我还有什么用?”无奈之下,他只得向民间借贷购置了农具。

垃圾焚烧发电厂

佛山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仓储

利川市人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