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访请给我们松绑呼吁信主笔人黄文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2 21:38:17 阅读: 来源:线盘厂家

忆“松绑”,再出发

——访《请给我们“松绑”》呼吁信主笔人黄文麟

30年前的春天,福建55位厂长经理联名发出《请给我们“松绑”》的呼吁信,震动全国,成为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史上里程碑。

30年后的今天,在全面深化改革大背景下,福建30位企业家联名致信习近平总书记,就加快企业改革发展建言倡议。随即收到习总书记鼓舞人心、语重心长的回信。

黄文麟,是两封信件的主笔起草人。近日,他接受记者专访,回味亲历,再话“松绑”。

第一次吃“螃蟹”

“55位厂长经理向省里最高领导‘上书’要权,这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冒着政治风险的,但为了搞活企业,大家豁出去了!”黄文麟当时任省经委副主任,回忆起1984年3月召开的那次会议,他记忆犹新。

那天,福建省厂长经理研究会成立大会在福州二化召开,与会55位厂长、经理面对改革形势各抒己见。之后,一封紧急呼吁信直送时任福建省委第一书记项南办公室,厂长、经理们联名呼吁为企业家“松绑”。

“捆绑的环境,倒逼出‘松绑’放权的呼吁。”黄文麟说,30年前,企业任务重,“婆婆”多,没有生产经营自主权,企业家苦不堪言。

他说:“特别是中外合资企业福日公司的老总游廷岩应邀在会上交流经验,介绍公司实行外企管理模式,自己拥有各种经营权,企业有活力,职工有积极性。他这么一说,大家激动起来,纷纷倾诉自己被‘五花大绑’之苦。两种体制相比较,压力动力相摩擦,撞出火花,火花就是要权,把企业应有的自主权要回来。”

“成立会变成诉苦会,诉说无权便成了伸手要权。”黄文麟说。由于呼吁信击中旧体制的弊端要害,加上是以55位厂长、经理的集体名义直书时任省委第一书记的,经媒体及时公布,迅速在全国引起反响。当年5月,国务院颁发进一步扩大企业自主权的决定。

“当时大家也没想到这封信会公开发表,只是想能解决企业应有的自主权,要求松一松绑就行了,就知足了,没有敢奢求太多。”黄文麟说。

《人民日报》1998年12月23日刊载的《时代的呼唤》一文中引用了经济学家的评价:呼吁信是我国企业改革史上企业经营者第一次吃“螃蟹”,第一次向政府要权,是我国解放思想的一大成果,它为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吹响了进军的号角。

新时代的新呼唤

“‘松绑’这个词,往往成了改革的代名词,放权的改革举措。”黄文麟说,呼吁信虽然过去30年了,我们的改革也取得辉煌成就,但呼吁信表现出来的解放思想、勇于创新的精神,对深化企业改革、促进政府职能转变,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黄文麟看来,当前企业发展的好环境,就总体而言,许多是顶层设计的,还需要层层施工,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

“当年的‘松绑’放权,省政府出台九个放权文件,省委大力支持推进,力度不可谓不大,但仍出现空谈放权、放小不放大、明放暗收、放了又收以及层层克扣等‘中梗阻’现象。”黄文麟说,“‘松绑’

放权经验证明,有必要注意防止和克服‘中梗阻’现象。”

黄文麟认为,全面深化改革实质上是一场自我革命,难免在改革进程中遇到体制惯性、利益固化等这样那样的“拦路虎”。有掌握公权力的人因改革触动其既得利益而不作为了,就是“中梗阻”在新形势下新的表现形式之一。他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又一次思想大解放,“顶层设计”启动了“总开关”,多个层次、各个领域包括执行者的每一个“分开关”、“单开关”也须相应启动,才能使“绿灯”普照施惠企业。

“今天,当改革进入又一次重要的‘松绑’放权,‘法无禁止即可为’赋予企业、企业家以更大的发展空间、更多的经营自由,更需要企业家的创新精神与创新能力。”谈起此次

企业家致信习总书记,黄文麟说,习近平同志曾多次对“松绑”放权行动给予高度评价,鼓励和鞭策广大企业家,关注和指导企业改革发展,对此,福建企业家铭记在心。今年适逢纪念呼吁“松绑”放权30周年,大家自然想起应该向总书记表达崇敬和想念之情。当前福建着力营造“四大环境”,呈现改革发展大好机遇,企业家理应弘扬老一辈企业家敢为人先的开拓创新精神,为福建作出新贡献。由此,大家也想向总书记汇报决心和行动。

“企业家们对写这封信的热情很高,十分认真。”黄文麟说,“省企联开了两次企业家座谈会,对信稿作反复讨论修改,多位企业家还写了书面意见。从4月8日起草到5月18日定稿,历时一个多月,八易其稿。”黄文麟说,习总书记的回信弥

足珍贵,信里对当年企业家呼吁“松绑”放权评价说“很快在全国上下形成共识,成就了经济体制改革的一段佳话”,比前几次评价“含金量”更高,用语更加生动,令人倍感温馨,给予企业家极大鼓舞,同时为广大企业家指出了前进方向。

解放更大的生产力

现在的“松绑”放权与30年前的“松绑”放权有何不同?黄文麟认为:“有很大不同,今天的‘松绑’体现了面的扩张和质的提高,必将释放更多的正能量,解放更大的生产力。”

“一是从被动放权到主动放权。”黄文麟说,当时实行前苏联的高度集中管理模式,企业被捆绑得走不动了,厂长、经理呼喊“松绑”,伸手要权倒逼政府放权。而今是改革开放大环境,中央凭借政治勇气

和智慧,主动进行顶层设计,然后层层按路线图“施工”,照时间表落实。这体现中央又一次思想大解放和国家治理能力的提高。

“二是从为单一所有制即国企放权到为多种所有制企业放权。”他说,放开市场准入,搭建公平、公正竞争的平台,促进各种所有制企业联合发展、互利共赢等,有利于激发企业整体活力。

“三是从单项企业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他说,现在,政府放开“看得见的手”的掌控,以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为主,改革讲的是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政府把转变职能作为赢得主动、搞活全盘的“先手棋”,让市场更好地发力,让企业创新创造泉源更加充分涌流。

采访结束时,黄文麟给企业家们一句赠言:“忆‘松绑’,再出发!”(记者 李珂)

塑木地板

通风管道加工

酒店大堂工程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