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的四张天安门前留念照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6:11 阅读: 来源:线盘厂家

每当我翻开相册,看到这不同时期、不同底色的四张天安门前留念照时,许多往事就会止不住地在脑海中涌现,国事、家事、单位事都抢着从压缩进照片中的记忆里脱缰而出。改革开放给祖国带来日新月异的变化,由铁道兵转工后快速走向世界的中国铁建,我个人伴随其中三十多年的成长经历,都如同影像一般历历在目。不经意间已过了应知天命的年龄,踏上了“奔六”的人生之路,还真有点与曹操《短歌行》中“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感受。

1981年8月天安门留念

1981年8月,因父亲病故,我提前使用了部队规定的探亲假,待我回到家乡的小山村时,父亲已经安葬完毕,我只能跪在父亲的坟头和遗像前痛哭。二十天的假期很快就到了,只得收拾行装,辞别还在痛哭流涕中的母亲,踏上了返回部队的行程。赶到郑州火车站去办理转签时,被告知发往西北方向的火车因陇海线被洪水冲断停运了,只能改签绕道北京、内蒙了。正当我因钱带得不够而左右为难时,在候车室结识了三位也要急着赶回新疆阿勒泰开学的教师,四人商定一起北上绕回新疆。其中有位叫丁洁的女教师,比我大两三岁,是个热心人,一路上她是理所当然的领队,我负责看管和帮忙搬运行礼等,年龄大的两位老教师只是跟着行动即可。

记得是个蒙蒙亮的早晨到的北京,一出站先办了转签,正好离转车还有十来个小时,我们四人吃过早餐急忙往天安门广场赶。当我第一眼见到天安门城楼时,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尽管天安门城楼正在搞维修,但毫不影响她在我心中的庄严雄伟,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照了这张像,也是此次北京之行唯一的一张照片。随后我们四人就在广场附近的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中山公园、王府井游玩了几个小时回到了北京火车站。回到部队所在地新疆库尔勒后,立马借了五十元寄给了丁洁老师,遗憾的是以后再也没有与丁老师联系了,我想好人必定是一生平安的。

这张照片浓缩了我六年的军旅生涯,虽然当的是铁道兵,也正因为是铁道兵才使我更加难以忘怀。短短的六年里,我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村青年,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立了功、入了团,通过自学还在《北京中医学院学报》上发表了我的第一篇中医论文。

1984年10月天安门留念

1984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三十五周年的好日子,我也有幸在这个金秋十月里,应邀出席了铁道部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铁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并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万里、薄一波、吕正操,铁道部长陈璞如、政治部主任李际祥等领导的集体会见,这是我最为荣耀、也是获得荣誉最高的一次,在这一年里我是多喜临门,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会期间,安排了许多丰富多彩的文艺晚会,近距离聆听和观看了李谷一、蒋大为、侯跃文等歌星名星的节目,大会秘书处还组织参观中南海、登天安门城楼等活动,游览了八达岭长城、香山、十三陵等著名旅游区,每天的生活也是吃得最好的。这张照片是我抽空单独到天安门前去照的,看到它就会想起那段倍感荣光而难忘的岁月。我由一个铁道兵施工连的士兵、工程建筑队的砖瓦工,被单位先后选送到焦作中医药学校和河南中医学院进修后,考取了中医师和大专文凭,由此而有资格充数于杏林之中了,实现了幼时想当医生的梦想,成为了铁道部十五局二处一段卫生所的医生与负责人,还当选为局、处工会、共青团委员会委员,职工代表等。

1991年6月天安门留念

这是在1991年6月,应邀参加由卫生部中医药协会主办的全国消化系急重症研讨会,我的《生肌药在消化性溃疡中应用》论文在大会上进行了交流,获得了三等奖。这个阶段我先后在各医学杂志上如《中级医刊》《中医杂志》《四川中医》《浙江中医杂志》等,发表医学论文十多篇,也是我当医生后的快速发展期,而且还兼任了段工委主任、段机关党支部书记等职务,多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文明职工”“优秀医务工作者”等。在职业选择上也曾出现过动摇,有过几次改行的机会,但最终还是自我坚定地选择了做医生。现在看来好象有点事与愿违,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时,确实有很多的感慨,个人的愿望总是要服从于企业改革发展的大势。也许是我生肖属狗的缘故吧,三番五次的机会没能让我动摇,真诚于主人、真诚于家的“狗”性,很难舍弃这个让我成才、让我荣耀过的大家庭——中国铁建,我决心退休后再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个有益于他人健康的杏林中人。

1997年10月与夫人天安门留念

1997年10月,也是党的十五大召开不久,我参加完湘黔复线娄底段的大会战后,回河南焦作休假,正好要到北京国家专利局去办理我的实用新型专利《家庭与旅行用医疗箱》转让事宜,通过专利交易市场我得到了六万多的专利转让费,这是我一次性收入最多的一次,这笔钱存入银行后就没动过,是为儿子长大后准备着的。这张照片就是当时九岁的儿子用自家带的“傻瓜”相机照的,他去年从河南理工大学应征入伍,现正在内蒙古军区司令部警卫连服役。

从这张照片到现在,已经有14年没去北京了,但我相信天安门城楼肯定是更加庄重美丽的。我的第五、第六、第七张……天安门前留念照肯定还会继续,争取在建国一百年时去照一张最美的,到那时我才91岁,在祖国母亲的面前我愿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中国铁建十五局二公司 鲁兴勇)

泰州设计西服

吕梁职业装订制

黑河工服定做

相关阅读